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限制访问,文件加密软件可以有多大能耐?

2021年06月02日 11:55

导读:治理数据安全问题,时不我待!根据Ponemon研究所的报告,可以发现超过一半的单位都经历过由第三方造成的数据泄露,同时,超过70%的企业自认为给予第三方的访问特权过多。如今由于人为因素造成数据泄露的事件比比皆是,想要消除数据安全隐患,除了彼此订立保密协议之外,还可以通过部署文件加密软件落实数据防泄漏措施。


多数企业都认为自身的数据不会那么容易泄露,因此对于第三方访问的管控力度也就差强人意了,但根据调查,近一半的企业都在经历漏洞导致数据泄露的问题。早前REvil黑客组织团伙从苹果代工厂窃取苹果最新产品设计图,并以此为要挟索要“赎金”,该事件再一次敲响了企业对于第三方访问权限管控的警钟。事实上,超过半数的企业在第三方访问敏感和机密信息之前,都没有采取应答措施,对于第三方的访问安全和隐私做法不甚在意,既然企业员工对于第三方的访问疲于应对,那么又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让服务器自己审核敏感的操作行为?又有哪些好用的加密软件呢?


事实上,目前市场上好用的加密软件,除了对企事业重要文档、核心数据进行加密处理以外,还能够实现应用服务器数据的安全保护。根据了解,国内某知名重卡品牌企业通过我们的防泄漏系统与公司内部的 ERP 等应用服务器的无缝整合,做到上传解密、下载加密,有效保障了应用服务器上的数据安全。在安装了我们的数据防泄漏系统之后,该企业在应用准入上的条件变得严苛,系统会对访问来源进行审核,一旦发现来源并没有安装相同的防泄密系统,就会将其认定为不可信任的访客,在这种情况下终端将无法正常访问受控应用服务器,即便是受信任的访问来源,企业方面也可以通过对在线阅读的网页内容进行安全设置,如禁止截屏、禁止复制等等,保障数据的安全性;防泄密系统还会对客户端访问应用服务器进行绑定连接,有效控制因为仿冒服务器而造成的数据泄密。


根据IBM和Ponemon Institute 2020年数据泄露成本报告显示,超过50%的数据泄露是由恶意外部人员造成的,另有超过20%是由系统故障和攻击造成的。在数据安全隐患难以彻底消除、数据成为核心生产资料的时代,好用的加密软件能为数据安全治理事业添砖加瓦,不是很好?


相关推荐

遇到租赁纠纷,怎么用《合同法》维权!

当下,面对高额的房价,很多人买一套房几乎是“集三代之力”,还有很多人在“望房兴叹”。所以,很多在城市打拼的人都会选择租房,特别是刚刚工作的年轻人,为了找比较便宜的房子租,屡屡“搬家”,过着“颠沛流离”的生活。现在,房租也涨了,由买不起房,到租不起房,这背后的凄凉与辛酸,没有经历过的人恐怕是无法体味的。在租赁法律关系中,房东往往处于强势地位,星爷电影《功夫》中包租婆“一三五停水……”的霸气表现,把该强势地位演绎得淋漓尽致。在租金缴纳方面,还有什么“押一付二”,甚至是“押一付三”,就更不用说了,为了能够有个地方落脚,只能臣服。其实,在现实生活当中,租赁双方的关系还是比较和谐融洽的。当然,这是建立在房东尽职尽责、不乱涨价和承租人按时缴纳租金、不损坏房屋设施的基础之上的。若一方出现问题,或者双方都出现问题,那就剑拔弩张了。现在,是一个互联网时代,很多租赁关系都是通过网络平台建立的,网络确实给我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,但是由于利益的驱动,而鱼龙混杂。也正是由于资本的嗜血,而导致很多无良的商家出现。比如,为了让房屋租金增加而制造虚假的租赁关系(有些平台在房屋首次租赁时有优惠,所以让内部员工短期租赁,然后再出租)。再比如,有些刚刚装修好的房屋,而且有些装修材料甲醛严重超标,没有等到空气质量达到正常值就将房屋出租。但是,没有办法,“没有买卖,就没有杀害”,市场越是巨大,资本就越会疯狂的嗜血,作为市场的“弱势群体”最终会被吸干,化作一缕青烟,随风飘散……那么,作为出租人(房东)就没有什么法律来约束和惩罚他吗?有,肯定有!从合同角度分析,出租人用于出租的租赁物在出租之前就必须安全适租,那么在出租之后仍然要维护租赁物的安全适租,即有确保房屋不影响承租人人身安全、身体健康的义务。根据《合同法》第二百三十三条“租赁物危及承租人的安全或者健康的,即使承租人订立合同时明知该租赁物质量不合格,承租人仍然可以随时解除合同”之规定,当危急承租人安全或健康的,租赁合同是否解除是承租人的权利,即便是承租人不解除合同,也不能因此而免除出租人维护租赁物安全适租的义务。但是,一般的租赁合同都是房东拟定的,在条款设置方面就对房东有利,所以从《合同法》角度分析,房东的违法(违约)成本会很小。那么,由于租赁的房屋对承租人的财产、人身造成损害了,从侵权角度分析,想维权其实也并不简单。根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的相关规定,构成一般侵权的四要件:一要有侵权行为,二要有损害结果,三要有过错,四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要有因果联系。用“阿里员工疑因住自如病故”事件举例,王先生生前承租的该套房屋甲醛超标(关于甲醛超标问题,房屋甲醛超标是王先生的妻子检测的),自如将不适租的房屋出租,显然已经存在过错;由于甲醛会对身体产生巨大的危害,经检测自如出租的该房屋甲醛超标,每天释放的甲醛就相当于侵权行为的产生与持续;现在王先生已经死亡,这就是损害结果。所以,在该事件当中,一要证明王先生所租赁的自如房屋甲醛是否超标,二要证明王先生的死亡与自如房屋甲醛的超标是否存在因果关系,若有,则必然需要承担侵权责任,若无,则又会是另外一番结果。所以,作为承租人,如果遇到不好的房东,遇到房屋有问题,真的很痛。维权可以,但是很多人在面对高额的维权成本(这个成本并不是单指金钱,时间、精力等这些都是成本)时,而选择了“忍气吞声”继续租下去,或者,性格比较烈的人在与房东“干一架”之后就搬离,“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”,可是看着万家灯火,却不知那一盏是为自己点的,那一份悲凉,那一份辛酸,不知如何描述……都说合同是在平等、自愿的基础之上,在经过协商一致的前提下订立的,可是,在现实生活中能有几个合同是这样的?除非订立合同的双方“势均力敌”!否则,弱的一方只能是接受、同意!在租赁合同关系之中亦是如此,出租方提供的几乎都是格式合同,一个字都不能改动,甚至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变。所以,若要租房子,一定要找一个好房东,这个房东可以是公司,也可以是个人。

2020年05月31日 16:54

疫情下,地产中介生存现状究竟如何?

新冠肺炎病毒突然爆发,2月整个地产行业几乎“停摆”。从线下到线上的创新变革,为地产中介行业增添了一丝“烟火气”,然而,大多数从业人员是在“黑暗”中守望……疫情下,地产中介生存现状究竟如何?一、行业直接经济损失超15亿元近期,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(以下简称“深房中协”)对地产行业开展了复工复产摸底大调查工作,调查了614家企业,21098名从业人员,耗时近1个月(3月9日-3月30日)。凤凰网房产了解到,根据深房中协对受访企业的统计,此次疫情对受访的企业共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(含办公场所租金、店租、人工成本以及无法正常开展业务的损失),合计达到14.26亿元人民币。其中,直接经济损失在50万元以下的占比达到75%左右,如除去行业龙头企业(部分龙头企业的损失额预估过亿)的样本量进行推算,此次疫情对全行业的直接经济损失要远超15亿元人民币。(数据来源:深房中协中介标准指数)从受访从业人员的调研数据里看,3月份深圳全行业从业人员返岗复工率达到88%,与2月的行业复工率不足30%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深房中协在此次调查中提到,根据对受访企业的调研数据分析,疫情期间,完全无资金压力的企业占11.9%,在无收入状态下,能支撑2个月以上的企业占比超过76.8%,这意味着深圳市房地产中介行业整体财务状况较为良好,具备一定的抗风险能力,短期内并不会出现企业倒闭潮。但是深圳地产中介行业或面临洗牌。根据深房中协统计,疫情最严重的2月份期间,由于市场整体冰封,存在的成交单大多为“在途单”,而随着全行业逐渐复工之后,由于龙头企业的平台、大数据优势,使得前期大量累积的客户可以通过线上途径进行转化。深房中协分析认为,龙头企业规模效应逐渐显现,在疫情后半段,不排除其可通过发挥佣金折扣的优势,实现短时间内的大量吸客,从而造成近期行业集中度的反弹升高。(数据来源:深房中协中介标准指数)“预计,随着龙头企业规模效应的进一步显现,以及业内部分中小微企业的加速淘汰,未来的行业集中度可能还将持续上升。”深房中协表示。二、在黑暗里守望春归①“只要疫情过去,就能再战”蔡环(化名),江西南昌一名从业8年的贝壳找房经纪人,对于他来说,“最大的困难是开不了工,开不了工就没有收入,而零收入对于大多数成年人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”。线上返工的前几日,对于疫情的不确定性,蔡环难免感到丝丝焦虑,但由于组织在策略上的聚焦,很快他便调整好心态,一方面摒除外界负面信息,一方面开始着手盘点手头能做的事、应做的事,投入公司安排的各项紧锣密鼓的学习与培训之中。“我店里每天9点前打卡,打卡内容包括提交健康日报、博学争霸赛、天天博学,每天分享码上有客、线上VR带看邀约,每天学习2小时,在门店工作群里写学习总结和学习心得。”这是蔡环分享的每日计划。他坚信“只要疫情过去,就能再战”。(本故事整理自贝壳研究院)②“最要紧的是活下来”在抗击新冠疫情的主战场的湖北,对于武汉向东仅120公里的某地级市的一家中型规模的经纪公司店东刘锐(化名)而言,无异于一场天降大考。刘锐旗下有16家直营门店,19家加盟门店,总体人员规模300余人,经纪人占了9成以上。从成本上测算,单看人工成本,公司便需要负担一个月40万的固定支出,还要算上每月14万的门店租金成本、端口费用等支出,重担千斤、负“薪”之忧,压得刘锐喘不过气来。“也就能撑2个月吧!”这是刘锐当时对公司的判断。但是她没有气馁,若要挺过这场大考,除了向房东争取租金减免之外,对内寻求员工的支持和理解也必不可少。原本担忧向员工提及薪酬协商之事会使得人心惶惶、造成人员波动,但令她感动的是,私下暗中了解一圈下来,不论是薪酬延后分摊支付、还是根据情况按比例发放,经纪人纷纷表示愿意同公司共渡难关,如果公司不在了,个人职业生涯又何从谈起,“最要紧的是,要让公司活下来”。了解了经纪人的态度后,给了刘锐很大的精神安慰。她表示,即便当下状况难熬,也不会轻易减薪,这是一个企业当付的、也是必付的责任。“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关店!”这是刘锐也是大多数中介企业主们的真实心声。(本故事整理自贝壳研究院)“谁无暴风劲雨时,守得云开见月明。”这大概就是地产中介面对疫情“正能量”的体现了!三、行业复苏,签单量翻倍受停工停产的影响,2月深圳二手房市场交易快速陷入冰封状态,当月网签1667套,环比大幅下降79%,同比下降29%。3月份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楼市成交量迅速恢复,突破8008套大关,对比2月形成了一个较为明显的“V”字型走势。4月份,因深圳进入市场调整期,二手住宅成交套数为7679套,环比下滑4.1%,同比上升1.44%;成交面积为65.9万平,环比下滑3.0%。观察以上数据,我们可以发现,随着疫情的好转,市场需求陆续得到释放,证明了深圳楼市韧性较足,市场自我恢复能力较强。深圳乐有家近日接受凤凰网房产采访时也表示,3月开始,二手楼市复苏,积压的购房需求在3-4月得到集中释放,故市场火热度明显增加,深圳乐有家门店签单量也显著上涨翻倍。而此前疫情对于乐有家影响也是十分大。“1月底到2月,整个市场成交近乎停滞。乐有家在1月底开启了‘非接触式服务’,利用VR看房、电子委托、视频商谈、电子合同等线上功能达成交易,1月24日到2月23日一个月期间累计成交超1500单。”“虽然有所好转,但市场整体成交仍未恢复到2019年四季度时的数据。”深圳乐有家指出。疫情的爆发,楼市线上成交成为一道另类风景。行业纷纷试水网络直播卖房、将从业人员逼成了“网红”……这些线上营销一顿“神”操作,让业内不禁陷入深思……“从另一个角度看,疫情的影响或成为加快行业整体转型的催化剂。”深房中协指出,在近期调查中,受访企业中有计划探索开展线上营销模式的比例高达77%,这一趋势是以往任何时期不曾有过的。深圳乐有家则认为,房产网络直播是特殊时期的一个特殊现象,应对疫情的特殊举措,对企业业绩有一定的助推作用。长远来看,房产交易线上线下结合会做的越来越好,但线上不可能完全取缔线下,只有互相配合才能为购房者带来更好的交易体验。(文/戴文君)

2020年05月27日 18:02

美国海军力挺"罗斯福"号原航母舰长复职

美国官员24日说,美国海军高层已经向国防部长建议,恢复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核动力航空母舰原舰长布雷特·克罗泽的职务。克罗泽先前因舰上暴发新冠疫情而致信海军高层“求救”,遭时任海军代理部长以“判断力低下、上报程序欠妥”而解职。【提议复职】美国海军先前就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疫情作内部调查,调查眼下已经完结,但尚未对外发布调查结果。美联社以不愿公开姓名的美方官员为消息源报道,海军作战部长迈克·吉尔戴已经建议,将克罗泽官复原职。吉尔戴21日先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·米利会面,24日与国防部长马克·埃斯珀会面提交建议。按美方官员的说法,埃斯珀表态会考虑海军建议,但在做决定前要求海军暂时不要对外发布消息。埃斯珀发言人乔纳森·霍夫曼24日早些时候暗示,防长对这件事持开放态度,“他基本倾向于支持海军领导层的决定”。不过,《纽约时报》首先报道吉尔戴提议为克罗泽复职的消息后,多家媒体跟进报道,霍夫曼随后发布正式声明,称埃斯珀仅从吉尔戴听取了“口头汇报”,希望看到调查报告的文本后,与海军高层会面“讨论后续步骤”。美联社报道,尽管海军方面的建议尚未公开,但预计关联单独舰只与舰队的内部上报和领导机制。就舰长克罗泽致信海军高层一事,舆论一直关注海军领导层是否反应过于迟缓,以及高层将领是否有人应当承担面对求救而不作为的责任。一名高级防务官员说,海军的调查覆盖跨时区、跨部门通讯的复杂时间线,埃斯珀希望确保这份报告足够详尽,并经得起推敲。【国会支持】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、来自华盛顿州的民主党人亚当·史密斯敦促埃斯珀为克罗泽复职。“尽管克罗泽舰长在舰上面临健康危机时采取的行动过激、不完美,但有一点很清楚,他那样做只是为了保护船员。”美国海军24日说,停靠关岛的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官兵已全员接受新冠病毒检测,856人检测结果呈阳性,其中4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,一人死亡。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航母3月24日发现舰上3人感染新冠病毒,此后确诊人数逐渐增加,于3月底抵达关岛停靠。时任舰长克罗泽3月30日致信美国海军高层,要求让舰上官兵尽快上岸接受隔离和检测以遏制病毒传播。信件内容经媒体披露后,美国军方决定从舰上大规模撤人。4月2日,时任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斯·莫德利解除克罗泽的舰长职务。莫德利随后飞往关岛对舰上官兵严厉训话,批评克罗泽“幼稚、愚蠢”。训话录音曝光后,莫德利公开道歉,继而辞职。埃斯珀最初支持莫德利解职克罗泽的决定,称那是“非常艰难的决定”。不过,军方其他将领,包括吉尔戴反对,认为应当首先开展调查。美国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在事件之初抨击克罗泽,认为他上报的备忘录“糟糕”,但不久后即转变态度,称不想毁掉一个可能刚刚“度过糟糕一天”的人。

2020年04月27日 01:27